当前位置 : 广东都市网 > 新闻

晏本立/澡雪精神——庆祝第24届冬奥会中国画24家学术邀请展

2022-01-18 16:14   出处:网络
浏览次数:

       2022年2月4日,第24届奥林匹克冬季运动会将在北京盛大开幕。回首中国的冬奥之路,从索契到洛桑,从崇礼到北京,国家领导人一路引领,亲自谋划,为办好这场冬奥盛会擘画冰雪蓝图,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和热烈反响。            
       举办一届精彩、非凡、卓越的冬奥会,是中国13亿多人民的心愿。我们将同国际奥委会和世界各国人民一道,共同见证奥林匹克冬季运动发展和奥林匹克精神传播的新境界,全面展示北京冬奥会奥林匹克新篇章,努力为世界奉献一届与众不同的奥运盛会。
       国画是中国的国粹艺术,是中华经典文化的缩影,涵盖了丰富的地域和文化元素,代表中国人高级而浪漫的东方审美。冬奥会不仅是全球瞩目的体育盛会,更是世界顶级的文化盛会,是展示一个国家文化艺术形象的最好时刻。基于此,北京观复美术院拟邀请24位具有鲜明艺术风格和代表性的中国画名家,以网络展览的方式,通过国内外100余家新闻媒体,在这个全球瞩目的历史时刻,向世界展示信息时代背景下的中国艺术魅力,将中国文化艺术通过视觉的形式充分展现在全世界观众面前,通过中国画这一经典艺术形式让世界认识中国这样一个充满艺术气质的国度。


       一、组织机构
       主办单位:北京观复美术院
       承办单位:北京观复美术馆
       学术主持:刘龙庭(人民美术出版社编审)
       学术顾问:赵成民(北京画院画家)

       ◆晏本立,字立本,号上德真人,江苏丰县人,现为:国韵唐风(北京:)国际书画院党组书记,中国大民书画院艺术顾问、新中国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中国画艺委会主任、中国国画家协会副秘书长、东方红中国画研究会执行主席、全国晏子文化研究会会长、徐州市美术家协会顾问,国家一级美术师。
       长期从事美术创作,擅长写意人物、兼工山水花鸟,国内外报刊、杂志发表作品数百幅。
       2005年参加中国美协首届创作高研班,国画作品多次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全国大型美展,多次获奖。
       2006年首先提出“中国画新六法”,并有长篇论文在《美术导刊》《当代美术》等多家媒体发表,引起强烈反响。作品入编《20世纪国际美术精品荟萃》、百年经典《中国美术全集》、《世界美术集》等二十余部大型画册,作品流传东南亚、欧、美等几十个国家和地区,被各地美术馆、博物馆、文化馆及知名企业家收藏。其作品画风独特、品位高雅,深受国内外书画收藏家关注。
       2012年被评为21世纪最具收藏价值与升值潜力的中国百名山水画家之一。
       2013年1月由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中国当代名家画集——大红袍画册。
       2014年10月在广州举办个人画展。
       2015年国画作品《春山旭日》被北京天安门永久珍藏。
       2016年被聘为香港《艺术家与企业家杂志社》荣誉社长。

中国画“六法”与“新六法”比较

张尊军

       内容摘要:本文秉持与时俱进的原则,对中国画六法和新六法进行比较,以期中国画传承发展进入新的发展高度和历史阶段。

       关 键 词:中国画 六法 新六法 比较

       中国画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结晶。谢赫作为中国第一个绘画理论家,提出了中国画“六法论”,千百年来成为中国画欣赏、品评的标准和规范,又对于中国画的创作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近年来,当代画家晏本立先生坚持与时俱进,以犀利的眼光和创新的精神,大胆提出了中国画“新六法论”,对于中国画的传承发展具有划时代的现实意义。

▲作品欣赏

一、谢赫中国画“六法”

       谢赫是南北朝时期生活在南齐的著名人物画家和美术理论家。谢赫“六法论”载于《古画品录》:“六法者何?一气韵生动是也,二骨法用笔是也,三应物象形是也,四随类赋彩是也,五经营位置是也,六传移摹写是也。”此六个方面,是赏析、掌握中国画的基本原则,也是中国画创作的指导原则。谢赫所提出的六法,是一个关于中国画形式结构的完整链条,但实际上由两个部分组成,一部分主要致力于画家主体精神的变现,一部分侧重对被表现对象客体的再现,前者为“气韵”、“骨法”、“经营”,后者为“应物”、“随类”、“传移”。再现,为表现奠定了升华的基石;表现,为再现接通了艺术的光圈。自“六法论”提出后,中国古代绘画进入了理论自觉的时期。后代画家始终把“六法”作为衡量绘画成败高下的标准。从南朝到现代,“六法”被运用、充实、发展,从而成为中国古代美术理论最具稳定性的原则之一。

▲作品欣赏

二、晏本立中国画 “新六法”的提出

       画家晏本立在大量研究并亲眼目睹中国当代艺术的不断出新和中国画艺术理论严重滞后的实际状况,大胆提出了中国画“新六法”的艺术理论构想,发表了《中国画新六法——关于谢赫六法的思考与新六法论》。“新六法”不否认更不反对谢赫“六法”,而是在其理论基础上进行梳理更新、充电活血,使其更具时代活力,更能被艺术家灵活运用于现代艺术创造的更具中国特色的中国画艺术理论。中国画“新六法”为:一是气象灵动,二是酌情用笔,三是适意造形,四是黄金定位,五是随心赋彩,六是继往开来。

▲作品欣赏

三、中国画“六法”与“新六法”比较

       中国画“六法”与“新六法”的条款基本对应,但内涵已有很大不同,且“新六法”富有新的内涵。

▲作品欣赏

一是气韵生动与气象灵动。

       气韵生动是中国画的第一要义和最高要求,指作品和作品中刻画的形象具有一种生动的气度韵致和生命张力。气象灵动,是对作品和作品中刻画的形象的新要求,也是最高标准,是气韵生动升华后的形象再现。
       其实,气和韵,气和象,乃至气韵和气象并非一义,而有着各自的内涵。气,主要指的是力和势,表现作品的阳刚之美;韵,主要指情和味,表现作品的阴柔之美;象,主要指景象、画面及其外延和内涵的意蕴,分为具象、意象(心象)、漫象、情象、抽象五个层次。中国画的“气韵”,乃指画面的气息和韵致,是贯穿于画面形象中的内在气质和审美节律,换言之,是一种精神。其关联点在于笔墨表现与画面形象之间的微妙契合,以及由此而产生的画面“生动感”。中国画的“气象”,表现为气在笔力,象在纸上,是一种正大气象,较“气韵”更有新的层次和境界。至于“生动”和“灵动”,二者亦有区别,“生动”易于表现和看透,“灵动”却更含蓄更契合心性。
       晏本立在论述气象灵动与气韵生动不同之处认为:一是气象属实,属虚中实;气韵为虚,为实中虚。生中有灵、灵中有生,灵在生之上,生在灵之中,生化灵,灵成精,而后见象,方为气象。气韵生动所能展现的艺术家的笔墨现象。只是混沌的朦胧的感性的觉悟过程中的理论,还没有上升为气象明晰的、理智的、灵动的真挚灼见。另诸多关于气韵生动的见解多是留于感觉,而不能成为可视可学的气象灵动。二是形质交合而得韵,是为气韵,气韵脱形质而后化象为气象。气韵若动、若行、若变、若修、有动词意,气象若静、若驻、若状、若果、有名词意,气韵如西方极乐、环球大同,深不可测,高不可攀,捉摸不定。一切处于想象之中;气象如返璞归真,大巧若拙、大象见形、大音闻声。如:脱胎换骨、庐山真面,菩萨化作青春美女、佛爷变为清晰老翁,形之化韵,韵之成象,风神潇洒不滞于物,安祥和谐,物我两忘,能婴儿矣!三是气象灵动乃是实形实象,实灵实情的。气韵生动,乃是虚形虚象、虚灵虚情的。气象灵动,超越了气韵生动的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糊涂的无法之境,而达到了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的难得糊涂的真切之境,了然之境。气象灵动应作为当代国画品评和创作的一条新的标准。

▲作品欣赏

二是骨法用笔与酌情用笔。

       骨法用笔,总的来说,就是指怎样用笔墨技法恰当地把对象的形状和质感画出来。中国画重书意,主张书法入画。董其昌说:“士人作画,当以草隶奇字之法为之。”赵孟頫则说:“石如飞白木如籀,写竹还于八法通,若也有人能会此,方知书画本来同。潘天寿讲:“作画要写不要画,与书法同。一入画字,辄落作家境界,便少化机。”《历代名画记》说:“故知书画用笔同法。”酌情用笔,故名思义,就是画家依据创作需要,为达到理想的画面效果所选择的合理合情的用笔方法,是骨法用笔的拓展和进步,是画家情感所致,既兴发挥时的写意性用笔方法。当单一的骨法用笔不能满足题材需要时,当画家性情喷发脱离了低级趣味时,当艺术家随心所欲、挥洒自如时,用笔自然洒脱灵动,有法无法、有意无意、得意忘形、酣畅淋漓,神品、逸品自生笔下,此时用笔怎一个骨法了得。
       晏本立认为,当代绘画无论是工笔还是写意、无论是山水、花鸟、人物,骨法用笔已渐退二线,真正支撑艺术作品的用笔方法,是相对独立的构成形式美的笔墨结构;肌理、意象、漫象、情象、抽象、均是不择手段的“酌情用笔”的结果。所谓“吴代当风,曹衣出水;中国画十八描” 。再有:“皴、擦、点、厾、擢、揉、按、拖、刷、泼”等一系列用笔方法均超出了骨法用笔界线。石涛的“一笔法”;潘天寿的“笔墨当随时代”;李可染先生的“逆光山水”,都从不同角度证明了“酌情用笔”的重要性。

▲作品欣赏

三是应物象形与适意造形。

       应物象形,就是画家在描绘对象时,要顺应事物的本来面貌,用造型手段把它表现出来。描绘事物要有一定的客观事物作为依托和凭借,不能随意的主观臆造。但是,作为艺术,也可以在尊重客观事物的前提下进行取舍、概括、想象和夸张。可以说,这是一种创作态度和方法。适意造形,是艺术家经过长期对所表现的客观物象研究、理解,以及反复描绘过程中提炼概括的结果,是艺术家主观能动的描绘自然不断升华后的主观和客观巧妙结合的产物,也是应物象形的成长成熟后的恰当、灵活的艺术处理。
       晏本立认为,“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临”这是宋代文学家苏东坡针对当时应物象形画风提出的批评标准,至今已被当代画家作为口头禅,且倍受关注,或夸张、或意变、或装饰、或浪漫、或意象、或抽象,艺术家们大都有意无意中遵循着适意造形的艺术轨迹。任何一位有理想、有见地的艺术家无不努力的寻找着“属于自己的语言符号”。“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妙在似与不似之间”,是齐白石大师对古代绘画理论研究和自己艺术实践中的体悟。当今画家、艺术家无不在如何将客观物象转化为艺术形象方面不同程度的努力探索着。只有有了应物象形的坚实基础,才有可能合理正确的适意造形,才能产生高水平的艺术作品。因而适意造形应是当代画家、艺术家进行艺术创作的主流。

▲作品欣赏

四是随类赋彩与随心赋彩。

       随类赋彩,是指色彩的应用,指根据不同的描绘对象、时间、地点,施用不同的色彩。随心赋彩,是艺术家根据所画作品主体内容的需要、根据画面图式构成要求和艺术家情感表达的创意性参与所展现于作品的设计色彩样式。随心赋彩是在随类赋彩基础上的一种心理色彩升华过程,是根据画面所需进行超时空,超物象的一种运用和表现方法,一种依照您心中感觉色彩的自由组合方式,是一种经验性色彩运用到理念色彩再到感情色彩的赋色过程。
       晏本立认为,随心赋彩是艺术家用色成熟的表现,它是在随类赋彩方面的灵活运用,亦是出于更美的要求,在画面上增加一些艺术家独具匠心的理想和谐的情感色彩。随心赋彩并非胡编乱造没有了准绳,随心之心是艺术家根据画面的需求,以大美术、以大色调、以大视觉的美学原则,依据色彩学的对比与协调、呼应与衔接等重要色彩关系原理,进行黄金色块的设置、选择能够使人赏心悦目的关联色彩,这是审美视觉需要,是高层次的随类赋彩,而不是毫无根据地糊涂乱抹。这正是艺术家以表现客观物象神态和主观理想画面为依据的匠心独运的赋彩结果。

▲作品欣赏

五是经营位置与黄金定位。

       经营位置就是指构图,也叫章法,是构置和安排画面空间的学问。但谢赫对此并没有一些具体的经营原则。东晋画家顾恺之却提出了中国画构图学的基本概念,确立了画家在构图问题上的主观支配地位以及其支配手段的理性化(达画之变也),他说:“若一临见妙裁,寻其置陈布势,是达画之变也。”清龚贤的《画诀》则从具体浅近入手,道出了构图法则在局部景象间的体现。他们自觉或不自觉地道出了绘画构图中富有规律性的问题,诸如疏密、聚散、险稳乃至透视等问题清唐岱在《绘事发微》所说的“一草一木,各具结构,方成丘壑。知此中微奥者,必要虚中求实,实里用虚,然后四时之景,由我心造”颇见深度,直接触及形式结构中的虚实对比、相反构成的重要艺术规律近人把构图的大关系往往概况为C、S、△等形状。但C型、S型,无非是太极图的简略,太极“负阴而抱阳”,阴阳二气相互消长摩荡而相生,形成一气贯注的生动效应。潘天寿先生在构图上多用不等边三角形组合形式,用于表现主客体的疏密、远近关系。其实构图之形态万状,岂可以此为程式,但又有其合理性和借鉴性。
       黄金定位是根据黄金分割率的美学原则提出的最直白最恰当的经营位置的方式方法,亦可称为黄金构成。黄金定位是“新六法”中最为关键的一法,可以直接取代谢赫六法中的经营位置。黄金分割是古希腊数学家在进行线段分割时发现的,具有美学价值的规律;短线与长线之比正好等于长线和整条线之比即1:1.618,这是古希腊数学家比达格拉丝的发现。后来被古希腊美学家柏拉图将它称为黄金分割。又被德国的美术家译亲称为黄金分割率,按照这一比率设计的任何图象都能给人以美的视觉快感,后来黄金分割率就成为美术家普遍运用的美学规律。这一美学规律,并不是西方人的发明专利,它是客观世界亘古永存的一条美的真理。
       晏本立认为,我们把构成画面的抽象元素:黑白、虚实、浓淡、干湿、粗细、疏密、大小、多少、点线面黑白灰等,这诸多的矛盾都以黄金分割的比率安排在画面上,如:黑白面积的大小比例按照1:1.618分布,画面上所有出现的对立关系都依据黄金分割比率定位安置(这里并不是要求画家呆板的按照黄金率数字安置,只是要求画家能够在构图时考虑到黄金比例之大概即可)。这样就会自然得到画面的和谐统一。中国画要想长足发展,画家们就应该敢于冲破一切陈规旧俗,重视黄金分割律的研究,采取黄金定位法,取代空洞、虚无的经营位置是当代画家、艺术家走进艺术殿堂的一条捷径。

▲作品欣赏

六是传移摹写与继往开来。

       传移摹写,就是指写生和临摹。这是一种学习自然和继承传统的学习方法。继往开来,本是对传移摹写的继承、拓展、升华、质变,继往开来人所共知,看似通俗、实则意义重大。
       晏本立认为,用“继往开来”代替“传移模写”,意义宽泛,较为妥贴。单一个“继往”完全可以代表中国画“传移模写”的全部内容,那么“开来”即是着重强调作为当代艺术家应把中国画如何展现她的未来为己任,在艺术领域,这“开来”包括三种意识:一是扩展大自然意识,二是强化大写意境界,三是开掘大语言形态。也就是说,当代画家不必局限于前人既有的表现题材和表现模式,而要把眼光投向大自然空间去发现新的美,去触发新的情思,去创造新的意境,师古更要师法造化,强调大写意境界,艺出心源,将艺术追求转向整体精神和整体气势的大美。

▲作品欣赏

四、中国画“新六法”的当代意义和再思考

       画家晏本立先生在谢赫中国画“六法”:“一气韵生动,二骨法用笔,三应物象形,四随类赋彩,五经营位置,六传移摹写”的基础上,提出了以“一气象灵动,二酌情用笔,三适意造形,四随心赋彩,五黄金定位,六继往开来”为对应内容的中国画“新六法”,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

▲作品欣赏

一是“新六法”的提出将为中国画的赏评和创作提出了富有建设性的指导性意见。

       对照谢赫“六法”,“新六法”无论在理念上,还是在技法上,都对“六法”有新的发展和提升。从气韵生动到气象灵动,不仅仅是提法上的升级,更是境界乃至禅境的升华;从骨法用笔到酌情用笔,不仅不否定中国画的书法性,而且增加了画家的主观能动性和创造精神,让笔墨精神大放异彩;从应物象形到适意造形,克服了机械主义的僵化的传统模式,给予画家更多自由的创作空间,更加彰显中国画的写意精神;从随类赋彩到随心赋彩,不仅仅是用墨用彩理念的变化,更是人们注重心性,审美价值观的提升;从经营位置到黄金定位,是将科学的定律和法则引入绘画之中,不仅符合大众审美、国际审美的规范,而且会为中国画的科学发展插上腾飞的翅膀,特别黄金定位的首次提出,是“新六法”的亮点,也是中国画界令人瞩目的重大创举;从传移摹写到继往开来,可以说是从树木到丛林的重大飞跃。“新六法”有诸多新的地方,不乏见地,可圈可点,令人耳目一新。“新六法”的提出,确实为中国画的赏评和创作提出了富有建设性的指导性意见。

▲作品欣赏

二是“新六法”的研究将会就中国画的传承发展问题引起更多人士的深入思考和深层研讨。

       对于“新六法”的研究,目前仍处于初级阶段,还没有真正引起更多有识之士的关注,即使有,仍停留在口头上,或熟视无睹,乃至不被重视。到底“新六法”的表达是否确切,还需要书画家,特别评论家的热切关注和批评。其实中国画发展到今天,已经遇到很多瓶颈性的问题,诸如中国画缺少笔墨精神、缺少写意精神等问题,说到底是中国画缺少新的欣赏和评判标准等。“新六法”的提出,可谓具有理论的前瞻性和思想的超前性。故对“新六法”的研究,将会就中国画的传承发展问题引起更多人士的深入思考和深层研讨。

▲作品欣赏

三是“新六法”的运用必将促进中国画的发展跨入新的境界。

       “笔墨当随时代”。伟大的时代需要伟大的作品,伟大的作品需要伟大的精神。运用“新六法”的理念,不断在自己的创作实践中全方位,多层次的吸收各种营养,不断更新创作观念、不断丰富作画技巧,不断增添艺术阅历、知识修养和道德修养,彻底摆脱狭隘的门户观念和清规戒律,彻底破除封建迷信和砸烂精神加锁,才能正确展示自我个性,创作出新的形质、新的情趣、新的意境、新的时代精神的艺术珍品。
       当然,从“六法”到“新六法”是一种理论上的创新。目前“新六法”的提出,还没有得到更多人的认可,更谈不上广泛运用。而且有些提法和替换是否合适,还需要假以时日作进一步的斟酌和被实践所印证。特别,在“新六法”实践上,我们更要保持宽容的胸襟和与时俱进的精神,因时因地制宜,不教条僵化,立足传统,灵活运用,创新发展。如运用黄金定位法,在经营位置的时候,我们不能单纯停留在线段的分割上,还应注重研究面积的体块的分割关系,如浓墨淡墨的比率,冷色暖色的比率,实象虚象的比率等等一切对立的笔墨现象,统统按照黄金分割的比率统一起来,所见画面即使没有任何形象,纯以笔墨、色块的面目出现,同样也能给人美得享受,这就是抽象美的根本所在。无论东方、西方,古代、现代,具象、抽象,离开了黄金定位法,偏离了黄金比率,都难以达到真正的视觉美。再者,“新六法”同“六法”一样,会有时代局限性和表述上的难以操作性,而且随着时代的变迁和人们对美好精神需求的日益提高,在六条表述上还不能完全概括中国画品评和创作准则的全部,还存在者不少缺憾和不完整性。对此,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如有可能,呼吁有关部门能就中国画“新六法”召开专题研讨会,或在报刊开设专刊予以研讨。
       综上所述,谢赫中国画“六法”,尽管有一定局限性,但迄今仍是中国画品评和创作的圭臬。晏本立在继承和发展中国画“六法”的基础上,提出了中国画“新六法”的理论,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客观、理性研究“新六法”、运用“新六法”、发展完善“新六法”,为中国画的传承发展立标定性,当今中国画家应以“舍我其谁”的精神,当仁不让,担当作为。

▲作品欣赏

▲作品欣赏

▲作品欣赏

▲作品欣赏

       北京观复美术院是经国家机关部门批准,专注于学术研究、艺术策展、市场运作的艺术机构。美术院秉持“专业、真诚、学术”的理念,为艺术家提供有学术前瞻性的策展和经纪人运作服务,为收藏者建立直达艺术家本人的作品收藏通道,为国内外各领域的高净值人士、书画爱好者解读艺术,呈现精品。北京观复美术院由著名画家、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裘缉木担任院长职务。

免责声明:晏本立/澡雪精神——庆祝第24届冬奥会中国画24家学术邀请展一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广东都市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